大洋新聞 時間: 2014-04-28來源: 信息時報新西蘭登山家埃蒙德·希拉里成為第一位登頂珠峰的人,上了美國《國家地理》封面。但其嚮導,夏爾巴人丹增·蓋諾(右)卻一直默默無聞。 一名在這次雪崩中受傷的夏爾巴人正在接受治療。 在這次災難中險些喪命的夏爾巴人卡集·夏爾巴(右)而今還躺在醫院病床上,他說“我再也不會去登山了,也不允許我的兩個兒子去加入登山嚮導行列”。
  (上接B03版)
  靠山吃山
  商業登山背後的無名英雄
  夏爾巴的意思是“東方人”。許多人類學家認為,夏爾巴人的先民居住在西藏東部一個叫哈姆的地方,靠放養氂牛為生,每年都到尼泊爾過冬。
  夏爾巴人主要聚居在海拔4700米的索魯昆布地區。長期的高山生活塑造了夏爾巴人獨特的體貌特征:由於空氣稀薄,他們的肺活量大得驚人,一名西方跟蹤報道者曾經開玩笑說,夏爾巴人長著專門用於登山的第三片肺葉。
  資料顯示,夏爾巴人的血液中血紅蛋白濃度高於常人。他們體質好,抗缺氧能力強,吃苦耐勞。他們以生命為代價創下了“三個最”:成功攀登珠峰人數最多,無氧登頂珠峰人數最多,珠峰遇難人數最多。
  1953年,新西蘭登山家埃蒙德·希拉里成為第一位登頂珠峰的人,但他背後卻離不開夏爾巴人丹增·蓋諾的幫忙。“沒有丹增,就沒有我。”2003年,在紀念人類首次登頂珠峰50周年的活動中,希拉里說,“我不想參加任何紀念活動,只想與夏爾巴人團聚,暢敘友情”。而這一年,美國《國家地理》雜誌將希拉里作為封面人物報道,但幕後的丹增·蓋諾依然默默無聞。
  去年,首次登頂珠峰60周年之際,知名登山者萊因霍爾德·梅斯納爾在加德滿都面對擁擠的人群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:“ 踩著夏爾巴人搭設的梯子走過昆布冰川的登山者,隨後的路程不用繩索,還宣稱自己特別,這些人都是寄生蟲。”
  的確,“所有艱巨的工作都是夏爾巴人完成的,這是事實,我們必須接受。我們的工作是為客戶固定好梯子,使它舒服。我們必須這麼做。”尼泊爾國家登山嚮導協會的巴桑·謝爾帕的話道出了夏爾巴人的真實處境。4月18日,十幾位夏爾巴人正是在為他們未來的客戶搭建登頂珠峰的梯子,雪崩,就這樣毫無預兆地發生了。
  福也山 禍也山
  死亡率比美軍伊戰高12倍
  “只要你足夠有錢,你就能雇一群人將你抬上珠峰”,如今在登山圈內,這句話已不再是調侃。而為了養家糊口,夏爾巴人有時要把自己的命都搭上,但他們的服務態度仍然得到全世界的稱贊。
  這些夏爾巴高山嚮導和搬運工在海拔6000至8000米的高山上,為他們的客戶背負食物、繩索、氧氣罐和帳篷,平均每人負重30至35公斤,通過最危險的昆布冰川需要30~40分鐘。相比之下,尼泊爾人均年收入少於800美元,而夏爾巴人乾2~3個月平均就能拿到5000美元。
  但相對於西方的嚮導,他們的收入付出的性價比又低得可憐。西方嚮導通常指揮和管理登山隊,一個登山季可以得到5~10萬美元收入。所以,至少在錶面上看來,夏爾巴人嚴重“被坑了”。如果要算上人命的錢的話,就更沒法比了。夏爾巴人承擔著最大的死亡風險。每個登山季,他們來往這個危險區域30到40次,而他們的客戶(通常是西方登山客)只通過6到10次。
  《大西洋月刊》的統計數據顯示,2004至今登山途中的夏爾巴人死亡率比美軍伊拉克戰爭2003-07期間死亡率還要高12倍。
  然而對於收入和風險的差距,來自西方的嚮導公司管理者有他們的算法。“我倒覺得這是公平的,”一家名為“冒險顧問”的全球領先珠峰嚮導公司所有者蓋伊·科特這樣說,“如果你看一下夏爾巴人拿他的工資能在村子里買到什麼——一棟房子,比比看,一個新西蘭或者瑞士的嚮導賺的錢能買到什麼?這就是一種平衡。”蓋伊·科特手下有3名夏爾巴嚮導在本次雪崩中喪生。
  糾結的未來
  疼痛過後,或許還要繼續
  事情過去這名多天后,在這次災難中險些喪命的夏爾巴人卡集·夏爾巴而今還躺在醫院病床上,“我再也不會去登山了,也不允許我的兩個兒子去加入登山嚮導行列,”卡集說,“風險太大了,我會告訴我的孩子,完成他們的教育,找一份正常的工作。”
  卡集2008年開始從珠峰的腳夫做起,這是一份相對收入較低的工作。然而,由於他表現良好,隨後加入夏爾巴嚮導的行列,一個登山季,可以賺6000美元。這在一個人均年收入不到800美元的國家算是高收入了。
  這名今年39歲,深皮膚的壯漢子曾希望能從這份工作中存足夠的錢,在首都加德滿都修一棟房子。而今,他決定回到自己的家鄉Taksindu——珠峰所在地區的一個山頂小村莊。“我想重新務農,”他說。
  然而,對於相當數量嘗到富裕甜頭的夏爾巴人來說,放棄這樣一個職業心有不甘。現年49歲的達瓦·夏爾巴從17歲就開始做腳夫,他曾6次登上這座世界最高峰。他稱自己將繼續幫助外國人登山,要乾到60歲。
  “珠峰是我的幸運神,它給了我加德滿都一棟房子。它讓我可以把4個女兒送進好的學校,”他說。
  達瓦自己3年級就退學了,因為父母沒錢供他念書。而今他幫人登珠峰以及周邊的山峰每年可賺7000美元。
  “我的女兒都有手機。如果我不乾這個,是不可能做到的,”他說,“我沒怎麼讀書,登山是我唯一會做的事。不乾這個我做什麼?”
  夏爾巴人的富裕和商業登山興起是分不開的,一家位於加德滿都的徒步旅行機構負責人盤巴·夏爾巴,他也是一名夏爾巴人。他自己的經歷相當典型:從腳夫做起,然後做廚師,最終成了一名夏爾巴嚮導。然後用賺來的錢在加德滿都買房子,創辦自己的旅行社。
  而今,他的兩個孩子在鄰國印度留學,還有一個孩子在加德滿都學習。和大多數富裕的夏爾巴人一樣,盤巴也希望自己的孩子以後或者自己開旅行社或者干政府工作。
  “許多夏爾巴人的孩子目前都在很好的中學和大學讀書。他們長大後,大部分人可能不願意從事危險的登山嚮導工作。我也不認為會有其他民族能在這個行業替代夏爾巴人。其他仍在鄉村生活的夏爾巴人會繼續嚮導工作。”盤巴說。
  
  (原標題:山高夏爾巴人為峰)
創作者介紹

世紀銀行原車貸款專線0800222260

ry69rygub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